热门搜索:

血与火的泥沼车队中被慎之又慎保护起来的有着如此可怕的魔力

时间:2018-12-29 22:36 文章来源:互联网

 对异常震动的本能畏惧在孩子们心中越来越强烈,狭小空间带来的恐惧感也一并诱发。最先忍耐不住这种大人都难以承受的压力,出声询问的是克洛伊。
 
    四周聚拢过来听见提问后想要得到安心答案的目光,同样的问题在那些尚年幼的眼睛里闪烁,孩子们都在等着修女告诉他们答案,将他们从恐惧中解放。
 
    “很快的,我爸爸妈妈说了。很快就会结束,大人们会准备好惊喜给我们的。”
 
    懂事、达观的童言在修女酝酿好说辞之前出声。罗兰拍掉头发上的尘埃。紫色眼瞳里除了小大人式的坚毅,还有极力撑起来、用以鼓舞同伴的乐观。
 
    ――和李拿度很像。
 
    心中如此赞叹的修女拭去克洛伊快要落下的晶莹,向所有的孩子认真保证:
 
    “以母神的名义,一切很快都会结束,大家都是乖孩子。你们的父母很快就会来接你们的。”
 
    一介神职人员所能做的最高保证让孩子们安静下来,地面亦不再传来可怕的震动。松了一口气后,重新开始话题的孩子们把注意力全部投向安定下来的克洛伊。
 
    “克洛伊,你说那个大姐姐,还有v.e公司穿奇怪衣服的都是精灵,这是真的吗?”
 
    克洛伊在车队的时候被限定在一顶小帐篷里不得随意走动,负责照顾她的布伦希尔没有伪装成人类,离开营地时,精灵们没有任何伪装的容貌也被小女孩牢记。
 
    ――非常具有李林风格的安排。
 
    未曾见识过人心的险恶。未体认过阴谋陷阱的可怕。对别有用心的安排没有丝毫起疑,只是以天真好奇的目光接受安排她看见记住的人与事物。
 
    相对的,大人们能从中敏锐的察觉出奥妙。
 
    ########
 
    “打从一开始,你留意到了克洛伊溜上马车的企图,安排并制造出了那孩子和你们同行的状况,迫使村里派出人手追击。然后让我们目睹【食腐鸦】如何被你们消灭,充分展示了武力。”
 
    强忍着不让愤懑从语气中流露,李拿度还是自觉到声音中令人心寒的生硬成分。
 
    激烈的战斗随着一边没有打下去的意思,另一边感到难以取胜的奇妙进展而陷入僵持状态。
 
    降低【漂浮】的出力,以羽毛般轻盈优雅的动作降下地面,不扬一粒尘埃、不发出半点声响的漂亮着陆有如舞蹈般优美。
 
    李林没有否定或是肯定李拿度的指责,讪笑不动的面孔默认了指责。
 
    “说利用什么的实在太过分了,好像我和我的部下们对那孩子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似地。事实是那孩子接触了我方的最高机密,不得不对她采取保护措施,同时等待未尽父亲之责的坎贝尔先生将其带走。”
 
    端正的招牌笑脸在眼中变得歪斜,狡黠的目光戳在李拿度憋闷的面皮上,刺痛人心的话紧随着飘来。
 
    “毕竟那孩子跟藏有【钥匙】的盒子扯上关系了呢!总不能采取极端措施来处置吧?”
 
    一旦打开,整个世界即便不被颠覆,也会陷入血与火的泥沼,车队中被慎之又慎保护起来的【盒子】有着如此可怕的魔力。
 
    如此可怕的威能不容见于世间,故精灵一直深藏着【钥匙】,换来一族苟延残喘的机会,知道【钥匙】所在的也只限于评议会的几位长老。
 
    “那是因为比起直接杀掉灭口,那孩子活着更能发挥作用,”
 
    注视着少年的眼睛,李拿度的声音变得阴沉。
 
    “作为活的传声筒,把【钥匙】的事情传递到我们这里,用【钥匙】和你的力量来逼迫我们亮明态度。”
 
    恬不知耻的将利用孩子的不道德做法合理化,腹中的怒火淋上【果然如此】的燃油后,更加剧烈的燃烧起来。
 
    李林没有任何羞愧的意思,无惧的直视化身为愤怒雄狮的骑士。
 
    “那是不得已为之的事情,【钥匙】的事情一旦泄露开来会招来怎样的觊觎和围攻,李拿度阁下也能想象得到吧?说胆小也好,不被任何一国承认的我们是不可能轻易相信别人的,更何况是【金母鸡】呢?”
 
    “为此不惜利用一个无辜的孩子?”
 
    “和国家危难时把未成年的少年兵也赶上前线消耗的做法相比,在下实在不觉得让克洛伊帮个小忙算是过分的事情。”
 
    【把人类干过的事情洗干净再来说我。】
 
    犀利的潜台词封住骑士团成员们已经冲到嘴边的指责,比起国家层面屡屡出现将孩子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