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着玻璃有节奏的耸动着沾着烟灰的水泡裂开黄色脓水从里面流出来

时间:2018-12-29 22:39 文章来源:互联网

 这些剑都是武者和收藏家梦寐以求之剑,随便选出一把丢入人群也会引起激烈的争夺乃至纷争,作为剑的魅力值诚然无可挑剔。
 
    可是。
 
    和【改变世界】这个庞大到难以想象、接受的概念相比,没有体验过实际压力。无法感触到沉重的想象只能说是孩子气,不论具体定义还是想象者本身都是。
 
    “那把剑的样貌经过一千多年的时间已经没什么人还能记得起来,到现在,一些地方都忘了世间有那么一把剑存在。但那把剑确确实实存在于母神沉睡之地,在约定的时间必将再度现身。届时,其被赋予的特别意义也会显现,直接的后果就是――”
 
    ##################
 
    “战争。”
 
    吐出背后凝聚上百万人命份量的词语,李拿度的脸孔几乎能拧出铅水。
 
    “现在的世界确实有这样那样的问题。说是扭曲下的假和平也不差。可无论如何总比一场因为一时头脑发热引爆的战争要好。”
 
    唯有见证过生命消逝的轻易与痛苦之后,才会明白生命的宝贵与美好。才能发自心底的尊重、爱惜生命。
 
    多么简单的道理,一口气就能说完的短句。
 
    李拿度失去了许多同袍。见证了远多于此数的平民转瞬间丧命,可世界依然处于【历史的路标】摆布之下,在血腥冰冷的泥沼中原地踏步。
 
    自那时起,这位勇者骑士从灵魂深处理解了世界的不合理,将圣剑狄兰达尔收入鞘中,在博德村开始隐居生活。
 
    也正因为如此,此刻为了不再出现为不明不白的理由流血牺牲之人。李拿度再次举起配剑,闪亮的迪兰达尔尖端指向即将搅动新一轮纷争的源头。
 
    “你打算掀起新的战乱吗?”
 
    “在下开始行动之前,世界的纷争和战火就没有结束过吧?无论做些什么或者什么都不做,战争总是会不断出现,就像人还是会不断生出来一样。”
 
    睥睨的视线挤兑对现实无言的李拿度,李林继续涌出挖苦般的结论:
 
    “就在团长阁下高谈和平,阔论生命之际。广大世界上的某个角落还是在产生纷争,某个生命正在随随便便的死掉――饿死、烧死、戳死、砍死、奸杀……各种各样的生命结束方式不断上演,种族间的仇杀即便缔结了停战条约之后也没有停止过一刻,更不必说【食腐鸦】这样的渣滓。撇开这些不谈,李拿度阁下、村子里的成年男性和部分女性不也是浑身上下沾满鲜血、跨过不计其数的尸体之后,才能享受平静的人生吗?”
 
    嘲弄的毒刺深深刺入心底,想要反驳却找不到可用的文字。
 
    “收回你的话。否则……!!”
 
    恶毒的言语是对他们最大的侮辱,若某张刻毒的嘴不收回彻底否定骑士团成员人生的恶言,谈话将不必继续下去了。
 
    哪怕李林所言没有半分虚言捏造,这种事情也轮不到不将人命放在眼里。彻底冷酷无情的他来说。
 
    “如果说错,不用提醒。我也会收回所言,同时谢罪。”
 
    捋开额前碎发,少年依然是讪笑般的表情,对那张除了笑容几乎再无其它表情的面孔感到厌烦,李拿度暗自啧了一声。
 
    “在下也没有轻易挑起战争的意思。毕竟事态还远未发展到必须以武力解决问题的程度。掀起战乱对我们并没有任何好处,我们想要的是一个可以安心生存的空间,而不是历经战乱后被尸体覆盖的断壁残垣。”
 
    “既然如此。乖乖返回你们自己的地方――”
 
    “恕难从命,我们远道而来,可不是为了空手而归的,对变革世界的大计来说。那股力量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或缺的重要部分,毕竟那是――”
 
    略提高音调声线,仿佛要用言语压碎李拿度的肩膀,确认了骑士团团长的受力情况,唇线的弯曲张合将谜底揭晓。
 
    “【荣耀王权之剑】、【霸者之剑】――格拉姆(gram)。”
 
    ##########
 
    “王权……之剑?格拉姆?”
 
    懵懂的稚音反刍陌生的词汇。尚不能理解其中奥秘的罗兰望着脸上只剩下苦闷的修女。
 
    帕蒂修女的身体不舒服?担心的看着面色微微发白,下巴挂着汗珠的修女,罗兰正想询问修女是否不适,又一个提问抢在他前面递至修女面前。
 
    “修女。那把剑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克洛伊的好奇并无特别之处,但这率直的问题让修女感到压力又增加了一些。历史、信仰、责任感、罪疚感不断从胸口裂缝渗出的糟糕感觉持续扩大。想从孩子们面前拔腿逃走的冲动不断加剧,深处地下封闭空间和约定平安的敲门暗号迟迟未至扼杀了逃脱的可行性。
 
    【即使眼下逃走。可能从那股力量的阴影下逃脱么?到头来只是不断回避罢了。】
 
    心中发出哀嚎般的绝叫,帕蒂修女的脸色变得更差。
 
    那柄剑牵涉到的是人类和兽人两族之间一段纷繁纠葛的不光彩历史,其中更有精灵一族不断积累下来的恨意。千年之前一代代传承下来的负面遗产不断延长增值,叠加下来的庞大利息足以把接触者身心压得粉碎,生生把人逼疯。
 
    简直就像是个不断持续的循环――不,时至今日,那已经是触者立毙的诅咒了。
 
    一代代人不断背负,不断加深延长的诅咒……
 
    “修女?修女!”
 
    惶恐焦急的童音在耳鬓炸响,回过神来赫然发现孩子们慌张担心的面孔。
 
    “修女,您没事吧?流了好多汗,是感冒吗?”
 
    罗兰端过来水杯,修女用袖口擦去满脸黏湿的汗水,颤抖的接过杯子。大口将凉水吞下,为濒临紊乱的身体降温。平静下来的肉体和心灵察觉到湿衣服的冰冷,热度重新回到体内。
 
    做出微笑的表情,摆摆手示意自己并没有问题。修女理了理卷入狂乱漩涡失去头绪的思路,脸色渐渐重现正常的血色。
 
    确认敬爱的修女并无大碍,孩子们露出安心的纯真笑颜,无垢的面孔如针扎般刺痛帕蒂修女的心。
 
    这些孩子是无罪的,和格拉姆以及千年之前的事情并无瓜葛。但在那一族的眼里,以人类的身份出生,以人类的姿态生存便是人类的罪,延长至今的账单迟早会由这个世代来还吧。
 
    “克洛伊,精灵们对你好吗?”
 
    听过一次并不足以解除对精灵们迁怒之举的担忧,抱着被害妄想的问询让小女孩稍稍困惑了一下后,小孩子视角收集到的对精灵青年们的点滴认识,以克洛伊所及最大限度的还原告之给沉默不语的修女。
 
    【和人类的孩子没什么分别,除了外貌差异和认真到近乎刻板的行事风格,并无其它特别之处,完全就是一群普通的青年。】
 
    滤掉模糊不清的部分,描述中的核心印象准确无误的在修女脑中成型,心底的悲叹却更加沉重。
 
    只要精灵还是精灵,人类还是人类。敌对的事实就无法改变,双方本质上并无差别的年轻一代迟早会兵戎相见,尸体会堆满战场,无意义的鲜血会持续流下。
 
    这是宿命,无法脱离的轮回,永远会持续下去。
 
    “王权之剑格拉姆是母神与智慧种之间缔结契约的见证,也可说是世界霸权的象征。”
 
    悲哀的声线从修女口中落下,深邃的眼瞳里只有连意识都难以保持的空虚。
 
    造物主为创造物所留下的,见证最美好时光和最悲哀时代的王剑。
 
    那本来应该是母神对所创造之世的关爱见证,将世界带入没有战争和灾难的理想乡之匙。
 
    “母神玛法创造出众生之后,为了防止世界陷入诸多种族间丑陋无益的摩擦争执之中。对当时最擅长魔法的长寿智慧种――精灵所做的【祈愿和平,繁荣未来】的祈祷做出了回应。【建立国家、引导诸族】的圣言传达至精灵全族。得到神谕的精灵一族同时得到了母神的信物,以那件信物为证明,带领人类、兽人、矮人、侏儒等智慧种建立起世界上第一个国家,也就是【吉尔曼尼亚】。”
 
    “那个信物……是格拉姆?”
 
    “没错,正反面分别留有精灵祈祷和母神圣言的剑――格拉姆。历代吉尔曼尼亚的精灵国王于临终逊位前,会将格拉姆承给下一任的王,新王会带着王剑前往阿斯嘉特山,由母神确认契约和新国王的继位,确保国家持续的稳定繁荣。所以格拉姆被冠名为【荣耀王权之剑】,是智慧种生命与母神的契约见证之物,也是吉尔曼尼亚王权屹立的象征。”(未完待续。。)
------------
 
6.彗星降临之日(五)
 
    照明天花板洒下白色光芒,身穿白色制服的管理员把尼古丁塞满肺叶,旧世纪名为【香烟】的毒物在一张肿胀的脸孔上摁熄。
 
    那应该很疼,这种时候应该做出哭的反应。
 
    生命周期5年的思维如此判断。
 
    强化玻璃另一端的面孔一动不动,空洞干涩的眼窝里一滴泪水也没有。
 
    迷茫了一下,突然想起来了。
 
    编号58933的姐姐是没有痛觉的,所以被揪住头发对准强化玻璃砸了36下也没有哭。
 
    尽管自同一根源分化制造出来,没有名字,只是被赋予编号来代称。可不论基因序列还是性别、样貌、说话语调、缺陷特征都因为差别处理而各不相同。
 
    千位数编号的哥哥姐姐们是因为暴力倾向明显而被废弃,71466的弟弟则是在数学测试时,未能达到π小数点后2万亿位,试图逃跑时被废弃。
 
    肿胀的脸贴着玻璃有节奏的耸动着,沾着烟灰的水泡裂开,黄色脓水从里面流出来,最后快速磨蹭了几下玻璃,歪曲的面孔再也不动了。
 
    瞳孔渐渐放大,红色瞳仁映照出抱着膝盖看过来的小男孩,一个白色的卫生用品黏住一动不动的眼睛。
 
    那是件乳胶制的计生用品,用过之后被使用者嫌脏似地丢掉了。
 
    “60278号,时间到了。”
 
    58933姐姐被拖走了,听不到喘息。是废弃掉了吧。
 
    男孩走出室外,跟在白色长褂的后面走着。
 
    昨天是注射了很疼的药物,前天是无重力空间距离判断,今天的预定是20g负荷测试。
 
    “这小鬼真是够阴森森。不会哭也不会笑,简直跟个死人一样。”
 
    “情感认知缺陷的类型会这样才是理所当然吧,匕首和****会朝你笑才恐怖吧?”
 
    “喂喂,那不就成鬼故事了吗?”
 
    大人们肆无忌惮的说笑声从前方飘过,男孩面无表情的听着,空洞的红瞳划过走廊里的一副画像。
 
    圣母抱着还是婴儿的救世主,对世人的救赎和希望投注毫无保留的慈爱和微笑,每一根手指和发丝都注满了光辉般的母爱。
 
    神爱世人。
 
    ――那是绝不可能的事情。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