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忘了身处封闭地下空间忘了之前一连串不似自然力量的震动

时间:2018-12-29 22:38 文章来源:互联网

血与火的泥沼, 送上战场无谓战死,之后歌颂为牺牲精神和虔诚信仰的疯狂行径,李林利用克洛伊的行为的确不算什么。勉强辩解说人类诸国的做法是情势危急不得已为之什么的,也只会显得虚伪,同时将李林的行为更加美化。
 
    一个个拳头攥紧,无处宣泄的怒意又加深了一层。
 
    不知道有没有察觉空气中的险恶与厌恶,亦或对焦灼在身上的视线视若无睹,窃笑般的面孔纹丝不动。
 
    “从结果来看,应该说那是最佳的状态不是么。尽管这边对人类不抱好感,持有各种各样的主观意见。但布伦希尔并没有按照教会的宣传把小孩煮来吃啦,事实上,对成年和未成年的人类,精灵会有微妙的态度差别,克洛伊应该也告诉你们了,布伦希尔她们和那孩子还是挺合得来的。”(未完待续。。)
------------
 
6.彗星降临之日(四)
 
    “车队里的哥哥姐姐们都是精灵哦。”
 
    迎着玩伴们厌恶、害怕、猜忌的目光,克洛伊摇摇头,愉快地说着。
 
    “布伦希尔姐姐是精灵,提尔哥哥是精灵,v.e公司的大家都是精灵,对我都很好。”
 
    经过严格军事教育训练的年轻精灵们甚少有出格之举,再怎样恨人类恨的牙痒痒,对一个从未对精灵做过什么的5岁人类小女孩发泄之类的事情也完全在他们的道德底线之外。除非情况特殊,或者有明确的书面指令。像人类兽人的军队那样动辄侵犯、杀害幼童的举动压根不会在精灵这边得到赞同。
 
    更遑论上校的命令摆在那里,违抗军令上军事法庭是他们根本不敢想象的事情。
 
    “他们可是精灵耶!童话书里不是说他们会经常抓迷路的小孩、不听话的小孩来吃吗?”
 
    “骗人的!那都是骗人的!”
 
    小女孩站起身大声驳斥着标准儿童读物中的精灵形象,大逆不道的强势气场让男孩们立即乖乖闭嘴。
 
    “布伦希尔姐姐教我翻花绳、帮我梳头、陪我聊天,童话书里的那些都是骗人的!我再也不看了!”
 
    “本来就是给小鬼看的嘛……”
 
    嘟囔着怨言的男孩吃了克罗伊一记白眼后闭上了嘴,小女孩继续讲述她所见的真实。
 
    “精灵长得都很漂亮哦,像鹿耳朵似地尖尖长耳朵,皮肤像棉花一样白。金色或是银白色的头发,眼睛像天空一样的蓝……可最最漂亮的是李林――不光有小麦色的皮肤,而且居然是黑头发和红眼睛呢。”
 
    对精灵的描述大致正确,对形容某总裁外貌的词汇选择上显然……有点不太适合。没用敬语来体现对权威的应有的态度也就算了。用漂亮来形容男性就有点……
 
    “比精灵姐姐长得还漂亮呢!”
 
    小女孩由于词汇量不足做出的简单表述让偏差更加剧烈,轻轻一语便将地下室内聆听这段叙述的孩子们对李林的印象划归进称为【伪娘】的异种生物分类里面,同时微妙暧昧的眼神一齐投向感到不妙的罗兰。
 
    “看……看什么看!!”
 
    被捉弄的注目礼看到头皮发麻,罗兰嚷嚷起来。
 
    这位也是克洛伊的受害者,用词偏差导致的杯具结果。
 
    “啊啊!箱子!对了!是箱子!!”
 
    急于转移尴尬的聚焦,罗兰搜索着脑内记忆区里可以充当素材的词汇。令父母神色万分紧张的谈论对象――【一旦开启会令世界疯狂的箱子】随着灵光乍现,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
 
    “修女,您知道极北之地母神沉睡的阿斯嘉特山里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吗?什么是【引导世界形态变化之力】?”
 
    “罗兰。你是从哪里听到这些的?又是谁对你说的?”
 
    神学研究颇有造诣的帕蒂修女一下子脸色变的煞白,对宗教典籍、古老传说了如指掌的她比罗兰那位热衷于非主流研究和操持家务的母亲要敏感得多,仅仅只是几个模糊的关键字就立即能掌握到问题的实质,清楚那个答案的修女被忌讳和恐惧抓住了心脏。
 
    “爸爸和妈妈说的。说克洛伊在精灵那里看见的箱子有【改变世界的力量】。”
 
    修女的激烈反应让罗兰感到有些害怕,匆忙说出大致过程后,按捺不住好奇心和刺激感的男孩继续问到:
 
    “真的有那种东西吗?一打开就会给世间带来灾祸的箱子,里面是什么巨型危险种或者魔法吗?”
 
    “不,不是那样的东西。那是一股巨大的力量。可以带来幸福光明,也能给世界造成无可挽回的灾难。会是哪一种,取决于使用者的使用方法。”
 
    “呃……我不太明白,可以说的简单一些吗?”
 
    “好比火焰一样。”
 
    对一群尚不能理解事物固有两面性的孩子们。修女耐心的做着通俗类比教育。
 
    “当我们烹饪做菜、御寒取暖的时候,【火】是是必不可少之物。可当坏人利用火干坏事――像是焚烧房屋、烧伤别人的时候。那就成了十分危险、会夺去宝贵生命的破坏力。【火】本身并没有所谓的善恶之分,但随着使用者的善恶。将会决定带给人们的是温暖和美食,抑或烈焰地狱。”
 
    孩子们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帕蒂修女极短的舒展了一下眉头后,继续用担忧的语调说到:
 
    “在阿斯嘉特山中沉睡上千年的【那件东西】也是一样的,使用得当可以迎来幸福美好的未来。若使用不当,便会令世界一瞬间崩毁至无可救药。”
 
    或许成为比那更惨烈的阿鼻地狱也不是没有可能,有着从修罗之境生还经历的修女很清楚。从过往历史中的表现来看,【那件东西】与其代表的内容和意义怎样重视都不为过。
 
    “那……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听着心脏几乎要破裂的剧烈鼓动,体内的本能也在高喊【不要去问】。可愚蠢的好奇心和恐怖畏惧带来的昂扬刺激感不断膨胀肥大化,连本能也被这股探求真相的剧烈冲动压制。说出口的提问像着了魔般,无比清晰又无比遥远。在恍惚的状态下发问后,罗兰吞咽下冷掉的唾液,紧张的的看着犹如石像般沉默的修女。
 
    每个孩子都在等着,忘记父母不在身旁,忘了身处封闭地下空间,忘了之前一连串不似自然力量的震动,忘掉这种种的不安,静静看着修女,等着她一定会说出来的那个答案。
 
    【不知道比较好】――修女很想这么说。
 
    到了她这个世代,对【那个东西】已经深深疲倦。忘掉与之相关的一切。将之深埋入历史黑幕之中是大家的共识。一旦获知真相,沉重的压力和绝望感,也会传承给本应和这些无关的新世代。
 
    【偏偏是精灵来寻找那股力量。】――感叹宿命的轮回,明白无论如何免罪符也不会降临。咬紧下唇甩掉虚度时光的空虚,修女吐出了艰难的声音。
 
    “那是……一把剑。”
 
    “剑?”
 
    想象力最丰富的孩子也无法在单手或双手把持使用的武器和【改变世界的巨大力量】之间描绘出任何联系的线条,大人领域内充斥的不思议还不是他们能触及与理解的。
 
    “是一把拥有巨大魔力的剑吗?是不是挥动一下就会铲平一座山之类的强力魔法武器?”
 
    “是不是非常锋利,无论怎样的铠甲、坚盾甚至防御魔法也能轻轻松松一刀两断?”
 
    “一定装饰着漂亮的金银纹饰,镶嵌着红宝石、蓝宝石、绿宝石、水晶……”
 
    有了明确的形状,孩子们展开想象的画卷,描绘出各式各样帅气美观的宝剑、魔剑。也想象着自己手持那样有名、帅气的剑摆酷是多么光彩照人。
 
    真是轻松啊。
 
    想象自己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对世界的重量一无所知。
 
    孩子们夸张的揣测、兴奋着。帕蒂修女对此发出苦笑感慨。
 
    锋利无比的利剑、一击劈开山峦的魔剑、一把抵得上整座城市之财富的名剑。车队中被慎之又慎保护起来的【盒子】有着如此可怕的魔力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